双鹭药业(002038.CN)

玻尿酸的中场战事

时间:20-04-30 21:28    来源:和讯

题图来自IC photo,作者:指北BB组,编辑:蒲凡

1999年,外科医生吴剑英突然选择了弃医从商,进入医美行业。

这并不是一个明智的举动,至少在当时不是,因为没多久吴剑英就发现,全国只有200个人在这个行业里活跃,而他们做活动的时候,就挤在一个小房间里,一点也没有一个产业该有的样子,“差一点就跳进了黄浦江”,吴剑英感慨。

多年后,医美行业从业人员已经超过了50万,并且变成了中国经济中最具活跃度的产业。

在吴剑英眼里,这个转变最大的功臣是玻尿酸。

大S在《揭发女明星——美容大王2》的书中,曾将玻尿酸形容为“是上帝用来制造亚当和夏娃的黏土”。更早一些在上个世纪30年代初,玻尿酸刚刚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眼科教授迈耶从牛眼睛里分离出来,因为技术复杂且提取量少一度被皇庭贵族垄断,成为御用的美肤品,被称作保湿黄金。

现在不一样,玻尿酸不仅平民化了,还产业化了,甚至从全球范围来看,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透明质酸产销国,玻尿酸也被大量应用在医美行业和化妆品行业。

而产业背后,是玻尿酸发展的曲折之路和吴剑英的昊海生物科技、赵燕的华熙生物科技以及凌沛学的福瑞达等玻尿酸玩家们日益升温的战争。

绕不开的凌沛学与山东

吴剑英应该知道,如果没有凌沛学,玻尿酸也许还没平民化。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玻尿酸都是奢侈品,从保湿黄金开始,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医生第一次将玻尿酸用于眼科手术中并取得成功,玻尿酸被正式作为一种临床药物,它的价格每公斤都高达1万美元。后来西方人发现除了眼科手术,玻尿酸还能用来保湿皮肤、消除膝关节疼痛,1993年一位德国医生将玻尿酸直接注射进病人的骨关节滑膜中,结果病人没有了关节疼痛,还恢复了行走能力。

几乎是同一时间,从华东师范大学生物学毕业的赵燕辞掉了教师这个铁饭碗,跟同事一起下海去海南淘金,做投资进军房地产,而另一边的凌沛学则用生物发酵法制备出了玻尿酸,那项技术被列入了国家“八五”科技攻关计划。

这不是偶然。凌沛学还在山东医科大学读研究生的时候,就已经研究玻璃酸钠了,毕业后凌沛学就去了山东省商业科技研究所(山东省生物药物研究院前身)。

1986年,凌沛学开始组建自己的生物药物研究室,然后利用鲁商集团的前身——山东省商业厅,下拨的三万元创业经费以及用两间旧车库改造的实验室,开始了对玻尿酸的正式研究。

坐5毛钱的摩的,睡8毛钱一夜的澡堂子,睡办事处的沙发,凌沛学的团队在这样的环境下完成了对玻尿酸的研究,然后再用生物发酵法制备出了玻尿酸,让注射用玻璃酸钠价格降低至原价格的1/10,每克从2000元降到200元,实现平民化。

如何产业化?凌沛学的选择是做企业,但创业其实不在凌沛学的计划之类,最初他只是想研发产品,将技术转让出去,让别人生产。他和当时有名的化妆品企业南源永芳集团合资过,但由于当时技术不受重视,导致转让以及后边的尝试都不太成功,于是他干脆就自己做企业,这才有了山东福瑞达生化公司的出现。

可以说,山东是中国玻尿酸企业的根据地,除了福瑞达,焦点生物、阜丰生物、东辰生物、安华生物以及华熙生物都先后成立并坐落于山东。

其中,焦点生物位于山东曲阜,阜丰生物是阜丰集团旗下企业,而阜丰集团总部在山东的莒南县,东辰生物是东营的一家企业,安华生物总部在滨州,其创始人韩秀云曾在华熙生物工作。华熙福瑞达(华熙生物的前身)则成立于1998年,时任董事长是凌沛学教授,发起人分别为博士伦福瑞达(原正大福瑞达)、美国福瑞达、生化公司和正达科技,生化公司即现在福瑞达集团的前身。

说起来,福瑞达与华熙生物是现在山东玻尿酸玩家里最亲的,华熙生物不仅出身自福瑞达系,且其首席科学家兼副总经理郭学平,是凌沛学的学弟,且都出自山东省生物药物研究院。

不过,后来打得最凶的也是他们两个。

战争号角吹响的前夜

2005年是一个转折点。

这一年,伴随着韩国政府在文化产品出口上的各项支持,韩剧风席卷中国,而与这股潮流一起到来的是韩国的颜值经济,由此开始,中国人赴韩整容开始成为一种现象。

颜值经济到来前,2003年凌沛学已经依托山东福瑞达集团创立了专研玻尿酸护肤的化妆品品牌颐莲,并推出了第一支以玻尿酸为核心的护肤产品,开创了中国玻尿酸护肤的先河。

不过,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中国的医美行业都是以韩国为标杆在发展,包括使用的整形美容产品,比如玻尿酸、肉毒素、美白针也都以进口的为推荐,一方面是由于此前国产产品可供选择的余地少,另一方面是进口水货可以给美容机构带来更大的利润空间。

在过去,进口玻尿酸同款品牌在香港的售价几乎是国内的一半价格,而进口品牌和国产品牌的玻尿酸对比,价格可以高达3-4倍。随着越来越多国产玻尿酸品牌的出现以及老品牌对信任背书的巩固,这种情况渐渐好转。

一边是全球知名的化妆品公司比如如欧莱雅、雅芳、资生堂、爱茉莉等都从福瑞达集团采购高品质的透明质酸,另一边是国产企业的崛起以及资本的进入给了市场信心,吴剑英的昊海生科在2013年带着第一款注射玻尿酸产品“海威”正式进军医美行业,双鹭药业(002038)(002038,股吧)、华东医药(000963,股吧)等企业也提前布局涉足玻尿酸,进而使进口商品,包括水货的获利空间被压缩无几。

老玩家行列里,华熙生物的最初目标是完成上市,所以其成立不到一年就开始进行频繁的股权变更。

公司成立后8个月,正大福瑞达将所持有的25%股比转让给正达科技,正大福瑞达退出了持股人行列,之后经过3次同比例增资,到2007年12月,福瑞达集团持股量增至500万股,出资额500万元。而在2004-2005年间,正达科技、美国福瑞达分别将手中持有的山东福瑞达50%、25%的股份,转让给了华熙境外公司开曼华熙。

经过一系列股权转让变更后,2008年10月,开曼华熙在港上市前夕,赵燕已间接持有山东福瑞达91.5%的持股量。

冰与火之下,暗战变明战

华熙想要“去福瑞达化”。去年3月份,华熙福瑞达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以净资产值折股的方式依法正式变更为华熙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站在销售市场来看,华熙生物的业绩很好,是处于第一梯队的企业,这种好除了体现在华熙生物所公布的财报数据上,更直观地表现在了掌门人赵燕身上。4月7日福布斯发布了2020全球亿万富豪榜,赵燕的财富为39亿元美元,约为273亿人民币,在山东富豪中排名第一,而从财富额上看,华熙生物是其财富的主要来源。

即使其因在港股表现不温不火而在2017年从港股退市,于去年11月份登陆科创板,登陆当天赵燕也以超过241亿元的持股市值,成为科创板首富。

但背靠鲁商集团的豪门之子福瑞达的发展,让华熙生物感受到了威胁。根据天猫的最新数据,自从去年4月份开始,福瑞达品牌颐莲玻尿酸保湿水喷雾一直保持全网销售第一,去年颐莲品牌还获得了京东年度好点荣誉,且是面部护肤类目唯一入围品牌,而其另一品牌诠润,去年9月份上市的玻尿酸面膜半年时间里,销售额就超过了8000万。

于是华熙生物先是与李佳琦签排他协议,想要封堵福瑞达旗下这些护肤品牌的直播出路, 在李佳琦的加码下,华熙生物自有品牌夸迪系列产品卖得很快,不过福瑞达的颐莲首场腾讯看点直播也不赖,观看人次2小时达到39.5万。

紧接着从3月底到现在,华熙生物又直接展开了一系列针对福瑞达的负面操作,指责其在商业的不正当竞争等。

但华熙自身多重光环之下,是资本市场的质疑。明明其回归了科创板标榜自己是一家科技公司,但对研发投入的占比很少。根据招股书显示,其2016年-2018年的研发支出在营业总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5.99%、11.01%和8.25%,远低于其他科创板受理企业研发的30%投入。对应地,其用于广告宣传、市场开拓、线上推广服务的费用却在年年上升,2018年这三项费用支出占经营成本比重接近40%,而其2016-2018年的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从15%上升至22%。

“去福瑞达化”下面,是与福瑞达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先不说郭学平曾在山东药学科学院下属的山东省生物药物研究院、山东福瑞达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分别任职10年,山东生物药物研究院一开始就是华熙生物的技术“赋能”源头,比如郭学平指导了华熙生物的玻尿酸原料研发,当时部分借调的研发人员由华熙生物支付工资,但社保缴纳主体仍为山东药科院,而华熙生物副总经理刘爱华曾当了4、5年的山东省生物药物研究院副院长。

除此之外,华熙生物的发展与福瑞达的关联交易脱不了关系,主要功臣即福瑞达参股公司博士伦福瑞达——美国博士伦参股的合资公司。2005年博士伦福瑞达已是华熙生物的第二大客户,2006年、2007年又跃居成第一大客户。

三年时间,其向华熙贡献的销售额分别占到总销售额的23.9%、30.4%、13%。

同样受到资本质疑的,还有吴剑英的昊海生科。

三国演义or双雄争霸

实际上昊海生科曾在2011年与2013年两次申请A股创业板IPO,然而都未成功,于是才在2015年转战港股上市。与华熙一样,业务增长的同时其港股市场的表现却不尽人意,随后在去年回到科创板,但昊海生科在科创板上市的第6个交易日开盘价报88.53元,跌破了89.23元的发行价,成为科创板首批跌破发行价的新股。

而回归A股,昊海生科就一直处在圈钱的质疑当中,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无论是资产规模、还是盈利能力,在科创板上市公司中,昊海生科都不冒尖,发行价如此之高,且为港股股价2倍。这不得不引人想象。

从市场份额与资本实力来说,这个行业更像是华熙与福瑞达在双雄争霸。

华熙生物目前是世界最大的透明质酸生产及销售企业,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透明质酸原料销量达到500吨,华熙生物透明质酸原料产品产量近180吨。也就是说,华熙生物全球市占率接近36%。

在营销上,华熙也有自己的一套操作,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便是2018年底故宫口红的惊艳诞生,一夜爆红,同时也将背后品牌的润百颜的生产商华熙生物,推到世人面前,不然到今天也很少有人知道华熙生物这家公司。

福瑞达营销能力不及华熙,但其背靠鲁商集团,在拥有核心技术的同时,去年鲁商集团为了完善全资子公司福瑞达集团的上下游产业链,收购了全球第二大玻尿酸原料工厂焦点生物,让福瑞达战斗力直线上升。

一左一右,谁也不输给谁。

最重要的是,玻尿酸产业还是一块大蛋糕。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 2018年,透明质酸填充项目成为中美日等国最受欢迎的医美项目之一,受益于此,医药级透明质酸在中国医美市场的应用占比也在逐步提升,从2014年的28%上升到2018年的46%。

而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调查报告,预计在未来五年,全球透明质酸原料市场将保持18.1%的高复合增长率,在2023年达到1150吨的市场销量。

另外在中信证券研究报告的预测中,今年中国的玻尿酸行业将达到1000亿元级别的市场。

那么玻尿酸行业的下半场,到底是掌握核心技术的福瑞达还是长袖善舞的华熙生物更胜一筹?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